法院文化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院相关 > 法院文化

永芳先生,愿您永芳

发布:admin 来源:通州区人民法院 关注度:13229

车子轻快的向前奔驰,像要帮助此刻的我甩掉内心的沉重——终于有时间可以去看看罗永芳,但是动身之前几番电话均提示对方已经关机无法联系,联想到他的身体一向不好,让我心里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担忧预想的事情化为现实。途经一家超市时,一同前往的同事和村里联系核实罗永芳的情况,我进去选了米、油到柜台,准备付钱的时候,同事回话了:村里面已经核实,罗永芳已经走了好多天。

虽然有思想准备,但这样的结果还是难以接受,一时没了思绪,好像刚刚从一个长长的梦里醒过来,大半天才从那种混沌状态中回归现实。罗永芳是政府给我指定的帮扶对象,刚听到这个名字时,脑子里的画面是一个正在烧柴火做饭的老年妇女,炉火映照着她饱经风霜的脸......为了尽快了解罗永芳的情况,我当即打电话联系飞龙村的包组干部,了解到罗永芳是一名未婚独居的中年男性,由于多年疾病缠身,几乎没有劳动能力,主要靠政府低保和亲友接济过日子。由于没有查到罗永芳的电话,我去了茅坝镇两次都没有联系上,加上他是一个人独居在较为偏远的大山之中,道路崎岖,普通轿车难以抵达,去了能见到他的机率较低,没敢贸然前去,无功而返。后来几经辗转,总算查到了罗永芳的电话号码,当即与他取得了联系,预约了去他家的时间。至今我都还清楚记得他给我的第一印象:瘦削的脸,头发不是很整洁但也谈不上杂乱,上身穿着一件红白蓝三色横条相间的长袖体恤,下身是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脚上套着棕色凉拖鞋;谈不上讲究,但气色并没有我预想中的颓废,见到我时,他的脸上洋溢着和煦的笑颜,眼睛里依稀闪烁着一丝希冀的光。还好,没那么糟,我心里暗自庆幸。

我随着罗永芳走进他的房屋,房屋十分陈旧,墙壁上存留着被雨水侵蚀过的斑驳痕迹,并不宽敞的房间里杂乱地摆放着少许家具,最显眼的是一个回风炉,但显然好久没用,锈迹斑斑......唯一的好消息是整个房子看上去还是较为硬朗,没有发现明显的裂缝或倾斜,不致俄顷即倒。接下来的交谈中,我询问罗永芳对将来的生活有什么打算,让他把自己的思路说一下。他说一是房子有些渗漏,想维修一下,至少不会渗水导致屋里潮湿,住着能够舒服一点;二是想贷款发展养殖,养鸡养牛养猪都可以,只是自己一直没有能力建圈舍。说到此时,他把我领到家门口,指着右前方的一个小堡说,可以在那里修建圈舍,如果是养鸡,投入会低很多,就建一个围栏就行......半天的时间,我基本上了解到了他的现状和他的致富梦想。临走的时候,他送我到路口,我对他说:你的思路不错,养殖是比较常见的一条致富路,很多人搞养殖改变了生活,但并不是只要养殖就能发财。贷款问题,我可以给你反映、沟通一下,销路问题,我也可以给你想想办法。但是,养殖不是三月两月,更不是三五几天就能搞起来的,可能要比你预想的辛苦得多。尤其是养猪、养牛等大型牲畜,每天都要不少饲料,要付出很多艰辛的劳动,建议你再仔细掂量一下,你的身体能不能扛下来,你的精力能不能跟上?如果完全请人养殖,有没有可靠信得过、能够吃苦耐劳的理想人选......”后来,由于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和贷款政策调整等因素,他的养殖梦最终未能实现。

有一天,我突然接到罗永芳的电话,气息中充斥着一种行将就木的无力感,非常虚弱,从他断断续续的讲话中,我好不容易才听出个大概:他生病了,亲友已经将他送到了市医院,由于病情严重,医生让他住院治疗,但是他没有那么多钱,亲友也没有带多的钱。我挂了电话立即就赶去医院,见到他时,他赤着上身平躺在床上,瘦骨嶙峋的胸脯犹如百叶窗,身上布满了医疗管线,旁边的医护人员围着他忙碌着,就像在做木乃伊的科研实验;他没有表情的脸消瘦不堪,黄中带黑,仿佛木刻似的,发现我到了的时候,他的眼睛眨了一下,眼眶中隐隐有泪光在闪烁,我知道他是给我打招呼,我向他点了点头并用眼神示意他不用客气,安心治疗。我问清楚是哪位亲友在具体负责他的事情后,递钱给那位亲友,让他及时去缴费,他的哥哥对我说,账上暂时还有点钱,建议你当面给他,他平时就很信任你的,感受到你的关心对他的治疗有好处......

几天后,他的病情得到控制,回了茅坝。我在医生口中了解到,罗永芳的病情比较严重和复杂,有几种疾病,有两种已经只能暂时控制了,截至目前没有根治的办法,会反复发作且病情会持续加重,发了病只能住院治疗才能缓解;有两样传染性疾病,在与其接触过程中要提高警惕,采取一定的预防措施。我意识到靠我个人的力量帮扶罗永芳脱贫致富很不现实,更重要的是要防止罗永芳传染别人,于是我写了报告让院扶贫办交给当地政府处理,但是意外还是走在了政府处理的前面,传来的竟是罗永芳已经永远离去的消息。

站在罗永芳的房屋前面,想起第一次见面时我对他说的话:组织上安排我与你结对,这是缘份,从此,我们就站在了一条船上,对岸有个叫小康的亲人在等着,要早点见到他大家都得加把劲!只是现今话犹在耳畔,故人已西行,不免让人悲伤。

黄泉路上无老少,孤坟多埋少年魂。人生就是这样无常,我们总是告诫自己要珍惜缘分珍惜眼前人,却总是发现自己转身就忘。彳亍人间,多少的生离死别会不期而至,有的如凄风冷雨,有的如骨鲠在喉......你无从选择、无处躲避,你永远不知道意外与明天谁先到身畔,不知道哪一首歌的旋律是曲终人散。无论是生离还是死别,都让人无尽感慨:人生就是这样来的来,去的去,不断演绎着一场场迎来送往,离别的码头,送行的人熙熙攘攘,然后旅途上永远是孤独的一个人。

罗永芳走了,告别了生活的窘迫,告别了疾病的煎熬,告别了无止的孤独与无助。他走了,留在世间的唯有曾与他相伴半生的房子仍旧孤零零的蜷缩着,里面有人生活过的痕迹表明他曾经来过这个世界;他走了,这所房子将沿袭着他的孤单,或许直到有一天坍塌成泥才终于挣脱宿命的茧,又或许那时他们会在天国相见,彼此相见恨晚不再孤单;他走了,他的平凡,注定了他不会如他的的名字一般万世永芳,我甚至不确定除了我叫他罗永芳先生之外还有人如此称呼,他的音容笑貌,将在极短的时间内湮没于时间的荒野。

一路走好,愿您在天堂里不再是贫穷户,不再是单身汉,不再疾病缠身,愿您来世永芳!

作者单位:贵州省仁怀市人民法院 陈平

稿件来源:中国法院网

  友情链接

苏ICP备14026834号 版权所有: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南通市易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IE8.0版本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