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快讯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快讯

通州法院2019年度十大典型案例

发布:admin 来源:通州区人民法院 关注度:553

2019年,通州法院共审、执结各类案件17715件,该院从上述案件中甄选出年度十大典型案例予以公开发布。案例涉及刑事、民事、商事、知识产权审判及执行等多个领域,具有社会关注度高、案件类型新颖、法律效果及社会效果好等特点,是通州法院贯彻“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成果展示,对增强群众法治观念,规范社会行为,树立正确价值导向具有较强的警示教育意义。

1.138亩耕地租赁到期后拒不交付且擅自转租,男子获“拒执罪”被判刑

【基本案情】20044月、20062月,被告人倪某和南通市通州区张芝山镇南兴村村民委员会先后订立两份转包合同,约定村委会转出位于长江边的138.37亩集体土地给倪某,期限至20151231日。后倪某对池塘清淤挖深,对电路、养殖设施进行了改造,并另行建设了养殖设施养殖猪、鸡、鸭、孔雀等,建设了仓库、厂房,在池塘旁的土地上种植了作物,上述设施及房屋倪某均未办理相关批建手续。每年流转费用倪某向南兴村委会交付,南兴村委会再按农户承包面积向农户发放。

承包合同到期后,村民要求村委会收回租赁土地。南兴村委会于20166月通知倪某,要求其自行搬离。但倪某表示多年来对承包地块的改造和建设投入了大量财力物力,愿意继续承租,同时还认为即使要终止合同,也应当对资产评估处置后方可返还。

20167月,南兴村委会将倪某诉至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法院,请求倪某将土地上建筑物拆除,对土地进行复耕恢复原状,返还耕地138.37亩,同时请求倪某按500/亩给付土地占用费,自201611日计算至实际交付土地止。

此案历经一、二审,直至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11月作出终审判决,判决倪某在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将其租赁的138.37亩集体土地返还给南兴村委会,并按500/亩给付土地占用费至实际交付土地止。

20171215日,倪某将2016年及2017年两年土地占用费交到村会计处,但并未履行判决返还土地的义务。2017年年底,倪某在南兴村委会表示不续租的情况下,擅自与他人签订租赁合同并收取租金。

2018年期间,倪某先后收到通州区人民法院的执行通知书、限期返还土地通知书,并因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被通州区人民法院执行司法拘留,其在被司法拘留后,在有能力执行的情况下拒不交付138.37亩集体土地,致使判决无法执行。

通州法院一审以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倪某有期徒刑九个月。倪某不服,上诉至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南通中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老赖”是法院破解“执行难”的焦点问题,“老赖”通过各种手段转移、隐藏财产,使当事人的胜诉判决成为一纸空文。对付“老赖”,法院除采取纳入失信黑名单、限制高消费、罚款、拘留等强制措施外,还有更严厉的制裁手段,那就是“拒执罪”。根据我国《刑法》规定,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是指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行为。本案中,倪某不仅拒不执行法院的判决,还擅自将土地转租,法院通过“拒执罪”对其进行刑事制裁,有效维护了法律的权威,震慑了那些失信被执行人。该案入选南通法院2019年度十大典型案例。

2.王某某、殷某某等人组织卖淫案

【基本案情】20177月,王某某与殷某某经共同商议后,由王某某提供某养生馆作为卖淫场所,由殷某某负责招募并管理卖淫女在养生馆内提供卖淫服务,以牟取非法利益。王某某安排殷某某负责管理卖淫嫖娼活动。期间,王某某在养生馆吧台安装了报警装置,卖淫女提供卖淫服务期间如遇公安机关检查,吧台人员会通过遥控器打开报警灯提醒卖淫女,还购买了对讲机,用于前台与卖淫女之间沟通联系。殷某某制定并开会宣布了详细的组织卖淫管理制度。殷某某先后招募、组织陆某某、何某某、NOVI某某、DEVI某某(两人均系印度尼西亚籍)等15名卖淫女进行卖淫。殷某某为招揽嫖客扩大生意,先后建立三个QQ群,王某某、殷某某等人每天不定时在上述三个QQ群中,发布专门用于招揽嫖客的QQ链接信息以及养生馆营业时间、地理位置、服务项目及流程、价格、每日出勤的卖淫女代号等招嫖信息,招揽嫖客加入上述卖淫QQ群并前往养生馆进行嫖娼。20177月至12月底,王某某、殷某某组织卖淫6161次,非法所得共计2639869元,非法获利共计1189139元。

通州法院经审理认为,王某某、殷某某组织他人卖淫,情节严重,两人的行为均已构成组织卖淫罪。该院综合王某某等人的非法获利金额、组织卖淫女人数、场所持续经营时间及当庭表现等情形,对主犯王某某、殷某某分别以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六个月、十三年六个月。一审宣判后,王某某等人不服提起上诉,南通中院二审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王某某等人组织卖淫案系通州法院审理的一起公安部挂牌督办的案件。由于该案涉案人数多、持续时间长、非法获利额大、卖淫女数量多且有两名印尼籍的卖淫女,该组织人员还通过网络对相关卖淫嫖娼活动进行大肆宣传,在当地造成了恶劣影响,通州区法院审理后依法对该案罪犯予以严厉惩处,对首犯王某某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六个月。通过该案的审理和宣传,加大对此类案件的打击力度,净化了社会风气,维护了社会秩序稳定。

3.生产、销售伪劣化肥致种植户损失,三名被告人获刑

【基本案情】2018年初,被告人张某提、卢某生等人明知其生产、销售的硫酸钾化肥系假化肥,仍着手通过网络渠道进行销售,其中被告人张某提负责销售并雇请被告人王某等人充当客服人员进行电话接单,卢某生负责生产、包装硫酸钾化肥和发货。20185月,张某提、王某明知卢某生生产、包装的硫酸钾化肥系假化肥,在接到二甲镇季某购买硫酸钾化肥的订单后仍进行销售,季某支付货款2万元到张某提指定账户。随后张某提联系卢某生进行生产包装,并由卢某生联系物流发货至季某处。季某将购得的硫酸钾化肥销售给夏黑葡萄种植户姜某使用,使用过程中造成夏黑葡萄出现缺钾症状,无法进行正常销售。经检测,姜某使用的化肥为伪劣产品,涉案葡萄的经济损失为121092元。接到报警后,南通市公安局食药环侦支队联合通州警方立即开展侦查,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

通州法院经审理,判决被告人张某提、卢某生犯生产、销售伪劣化肥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并处两万元至三万元不等的罚金。被告人王某犯销售伪劣化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五千元,同时禁止王某在缓刑考验期内从事伪劣商品的生产、销售以及在互联网上从事销售行为。该案被告人不服提起上诉,南通中院二审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该案系南通地区首例生产、销售伪劣化肥案。化肥对增加作物产量、增加土壤肥力起到积极作用,在农业生产中占有重要位置。然而随着近年来化肥价格上涨等因素,让价格低廉的劣质化肥有了可乘之机,给农户带来了不可挽回的经济损失。该案对生产、销售伪劣化肥犯罪的打击,对维护农民的合法权益起到了促进作用。

4.长期待岗人员产生医疗保险待遇损失,由用人单位承担

【基本案情】1996年某仪器厂开始为戴某缴纳职工养老保险至20181月,在此期间未为戴某缴纳职工医疗保险。由于仪器厂停止经营,戴某于2000年起开始待岗。戴某待岗后在另一家公司工作过,但仪器厂未为戴某办理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手续。201711月,戴某患病治疗,产生医疗费49774.94元,其中符合职工医疗保险报销的金额为30709.97元。戴某提起仲裁,要求仪器厂向其支付49774.94元,仲裁裁决支持了30709.97元。仪器厂不服,诉至法院请求处理。

通州法院审理认为,本案中,戴某自2000年开始在仪器厂待岗后,即使已至新的用人单位工作,与新的用人单位建立新的劳动关系,但因仪器厂并未明确与戴某解除劳动关系,并未就双方之间基于劳动关系的权利义务进行协商处理,亦一直未与戴某办理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手续,故仪器厂与戴某之间的劳动关系并不因其至新的用人单位而当然解除。仪器厂作为戴某社会保险关系中的用人单位,有义务为戴某缴纳包括医疗保险在内的社会保险,因未缴纳医疗保险所致案涉医疗保险待遇损失,仪器厂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即支付戴某30709.97元。仪器厂不服提起上诉,南通中院二审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社会保险法》第二十三条规定,职工应当参加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由用人单位和职工按照国家规定共同缴纳基本医疗保险费。目前,绝大部分用人单位都会为劳动者缴纳包括基本医疗保险费在内的社会保险,但仍存在部分用人单位因各种原因不缴纳的情形,极易引发争议,特别是长期待岗人员的劳动关系如何认定?企业停产放长假人员、未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离岗休养人员以及其他协商保留劳动关系的不在岗人员,同时与新的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从事全日制劳动的,应当将其与原用人单位保留劳动关系的情况告知新的用人单位。双方应当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可以对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支付经济补偿金、缴纳社会保险作出例外约定。戴某自2000年待岗后,虽然到其他用人单位工作过,但仪器厂一直在为戴某缴纳养老保险。即使戴某与其他用人单位形成了劳动关系,戴某和仪器厂的劳动关系并不当然解除。仪器厂在未为戴某办理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手续的情况下,有为戴某缴纳医疗保险的义务。因仪器厂未为戴某缴纳医疗保险,导致戴某无法享受医疗保险待遇,仪器厂应当赔偿戴某因此造成的损失。该案入选南通法院2019年度十大典型案例。

5.诉讼财产保全是否有错误,应以申请人主观过错为要件

【基本案情】2016年和2018年,连云港市某贸易有限公司两次至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法院起诉被告江苏通州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案由均为买卖合同。在第一次诉讼中,原告保全被告银行存款600万元。第二次诉讼中,原告保全被告银行存款100万元。第一次诉讼,法院判决被告向原告支付货款3556551.67元及逾期利息。第二次诉讼,法院判决被告向原告支付货款556339.96元及利息。两案均上诉,二审法院均维持原判。

2018123日,通州法院受理上述案件中的被告即通州某建设工程公司起诉连云港某贸易公司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一案。该建设工程公司认为,贸易公司在上述两案中超额冻结其存款,造成较大经济损失,要求贸易公司赔偿。

通州法院经审理,判决驳回建设工程公司的诉讼请求。该建设工程公司不服,向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南通中院判决维持一审判决。

【典型意义】申请保全是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如果权利行使有错误,造成他人财产损失的,应当予以赔偿。由于当事人对法律知识的理解与适用能力、对案件事实的举证证明能力、对法律关系的分析判断能力各不相同,导致当事人对讼争事实和权利义务的判断未必与人民法院的裁判结果完全一致。如果仅以判决结果作为申请保全是否错误的依据,必然会对善意当事人依法通过诉讼保全程序维护自己权利造成妨碍,影响诉讼保全制度功能的发挥。认定申请保全错误,须以申请人主观上存在过错为要件。对于保全申请人是否存在过错,应当以是否尽到普通人的合理注意义务为标准。在认定是否尽到合理注意义务上,可以从当事人提出诉讼请求、保全数额是否具有合理性,申请保全行为是否超过合理限度,裁判结果与诉讼请求之间是否明显不成比例等进行综合判断。民事诉讼应当侧重保护守约方的利益,对违约方的不当行为应课以负面评价。违约方的违约、欠款行为,致使守约方不得不诉诸法院并申请保全。违约方现金被冻结未能获得预期利息收益,是在守约方依法行使诉讼权利并尽到合理注意义务、诉讼请求获得法院支持比例大于未获支持比例的情况下,违约方承担合理范围内的商业风险在诉讼阶段的延续。

6.建筑企业将工程发包给自然人,承包人招用劳动者与建筑企业不存在劳动关系

【基本案情】某建筑公司系河南某工程项目的施工单位,其将案涉工程发包给夏某。2018731日,韩某某受夏某招用至案涉工程工作至2019123日,任项目某地块负责人。在工作期间,建筑公司为夏某代发了韩某某的部分工资。2019918日,韩某某以要求建筑公司支付双倍工资以及经济补偿金为诉讼请求,诉至法院请求处理。通州法院经审理,判决驳回了韩某某的诉讼请求。判决后,原、被告双方均未上诉。

【典型意义】韩某某的诉讼请求基于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故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事实劳动关系的认定。建筑企业将工程发包给自然人,承包人招用劳动者在实践中较为普遍。劳动者与建筑企业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的认定应从双方是否有劳动关系的合意进行判断。劳动关系,是指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为其成员,劳动者在用人单位管理、指挥与监督下提供有报酬的劳动而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确认劳动关系,应综合劳动合同的订立、劳动者工作内容、对劳动者的指挥管理、劳动报酬的发放等因素予以认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条规定,订立劳动合同,应当遵循合法、公平、平等自愿、协商一致、诚实信用的原则。韩某某受夏某招用至案涉工程工作,建筑公司未就劳动合同的订立与韩某某进行过协商,双方并无订立劳动合同的合意,且建筑公司不对韩某某进行工作内容的安排、指挥管理。建筑公司代发工资,与《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建设部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支付管理暂行办法》第七条“企业应将工资直接发放给农民工本人”的规定相符合。本案中不能仅以建筑公司代发工资的行为作为认定双方具有劳动关系的依据。

7.“私了”协议显失公平,法院依法撤销

【基本案情】201712月,原告王某受雇于被告季某,为其提供劳务。在干活时,王某不慎受伤,并导致脾脏切除。20182月,原、被告达成协议,由被告一次性赔偿原告4万元,并约定今后双方无涉。201810月,王某经鉴定构成八级伤残,遂诉至通州区人民法院,要求撤销原、被告此前签订的协议。被告辩称,原告摔倒属实,其与原告签订协议时,原告脾脏已切除,原告理应知晓自己的伤情,其和原告达成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协议有效,其已履行协议内容,原告今后的其他一切损失与被告无关。

通州区法院经审理认为,原、被告达成的协议,虽系双方自愿签订,但签订协议时,原告尚未经过司法鉴定部门评定伤残等级,该协议将原告的残疾赔偿金等法定赔偿项目遗漏,且金额较大,显失公平,现原告诉至法院,要求撤销该协议,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典型意义】我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器具费和残疾赔偿金。私下签订赔偿协议时,应将上述项目均纳入赔偿范围才有效。一方确系自愿放弃法定赔偿项目的,应在赔偿协议中注明自愿放弃的损失项目,并明示其已知晓相应的法律后果。该案对广大劳动者具有一定的启示意义,即双方私下签订赔偿协议时应尽量避免“私了”,而应交由法院、公证处等专业部门予以处理。

8.投保时故意隐瞒重大疾病,被保险人索赔难获支持

【基本案情】20178月,原告丁某的女婿通过“众安保险”手机APP为包括丁某在内的6位被保险人在被告保险公司处投保了医疗险,后于201881日续保一年。20181020日,丁某因胸痛至通州区人民医院住院,经查为非ST抬高性心肌梗死,随后进行单根导管冠状动脉造影手术,个人自付医疗费合计22359.75元。后丁某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核赔过程中,保险公司至医院调取丁某以往的就诊记录,发现丁某既往有高血压史、糖尿病史,且先后于2010320日、2012814日因反复胸闷心悸至医院住院治疗,出院诊断均为“冠心病、心功能Ⅱ级、高血压极高危型、糖尿病2型”。因此,保险公司在收到理赔申请的三十日内向丁某发出拒赔通知,并要求解除保险合同。丁某遂诉至通州法院,要求保险公司赔偿医疗费用。

通州法院审理认为,丁某的女婿通过手机APP投保时,APP投保流程设置的“健康告知”事项中对被保险人是否患有重大疾病已明确提示和询问,而丁某女婿明知丁某在投保前已患有多种疾病,却对APP中弹跳出的疾病询问均予以否认,属于对重要事实的隐瞒,应当认定为具有不履行如实告知义务的故意。法院遂判决驳回了被保险人索赔的诉讼请求。

【典型意义】为了确保自己或亲人在遇到意外、重大疾病时能有所保障,很多人会选择购买疾病险,但投保人若在投保时故意隐瞒了重大疾病,保险公司则有权在法定期间内行使合同解除权,且无需承担保险金的给付责任。本案起到了很好的警示教育意义,提醒广大市民在投保时一定要如实填写相关信息,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9.张某某假冒注册商标,法院依法平等保护涉外企业

【基本案情】HONDA”为注册商标,商标权人为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日本),注册号分别为156862G762837,核准使用于第7类商品:农业机械、农业设备等,分别于1982430日、2011427日核准注册,现处于注册有效期内。20154月至20179月期间,被告人张某某为谋取非法利益,未经“HONDA”商标权人许可,从钟某某(另案处理)处购进假冒“HONDAGX35割草机612台,并自行将钟某某随同机器一并发货的假冒“HONDA”商标标贴贴附在机头处,用于在其经营的淘宝网店铺内对外销售,销售金额共计人民币339790元。

通州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张某某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九万元。

【典型意义】本案是一起涉外的知识产权刑事案件,案件的处理结果,有力地打击了侵权人,保护了外国权利人的合法权利,充分表明我国依法平等保护中外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不断严格知识产权保护的司法导向,展现了我国法院公平、公正、权威的司法形象。

10.执行悬赏发出37分钟后,被执行人主动现身还钱

【基本案情】申请执行人李某跟随徐某工作,但徐某一直拖欠工资,李某多次催要,徐某都不予理会。无奈,李某向通州法院起诉。通州法院受理后达成调解协议,由徐某向李某支付工资13.6万元。然而,拿到调解书的李某,并未拿到期盼已久的工资,遂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通州法院立案受理后,通过网络系统查控,除扣划徐某1万多元外,并未发现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承办人也多次上门查找,均一无所获。此外,徐某常年在外地,行踪不定。名下无财产,人也找不到,在执行干警的建议下,李某购买了一份执行悬赏保险。

2019626日上午1118分,通州法院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了被执行人徐某的悬赏公告。经网友大量转发,1155分,长期下落不明的被执行人徐某竟然主动联系法官,表示愿意履行义务。经过沟通,申请人与被执行人达成和解协议,徐某当场向李某转账4万元,余款于20198月底前还清。悬赏公告从发出到被执行人现身履行义务仅用时37分钟。

【典型意义】长期以来,法院执行工作面临着“人难找”“财难寻”的问题,被执行人经常隐匿财产或是下落不明,给执行工作造成很大的阻碍。执行悬赏可以发动全社会力量提供被执行人及其财产线索,但是实践中存在加重申请人负担等问题。为促进申请执行人合法权益的实现,法院联合保险公司推出执行悬赏保险制度,既能减轻申请执行人的负担,又能有效提高执行案件的实际执结率。近年来,该制度已逐渐成为通州法院打击“老赖”的利器,2019年通州法院通过发布执行悬赏公告,5名被执行人被依法控制,有效执行案件17件。

  友情链接

苏ICP备19043046号 版权所有: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南通市易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IE8.0版本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