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调研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相关 > 司法调研

《江苏法制报》明显不当与滥用职权之辨识

发布:admin 来源:通州区人民法院 关注度:3886

明显不当与滥用职权之辨识

张建平

  

  新修改后的《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将原行政处罚显失公正修改为明显不当,拓宽了法院司法审查的范围,同时也给法院司法审查提出了新课题。

  明显不当是指行政行为严重违反行政合理性原则而不合适,不妥当或者不具有合理性。明显不当与滥用职权通常与行政自由裁量权相联系,在法律上无具体、详尽的规定和限制,或虽有规定但允许执行者裁量选择的场合,两者均表现为行政行为不尽合理,没有超出法定权限,但与立法的目的、基本原则相悖。两者有多种因素存在重合和包容关系。在审判实践中,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判断和区分。

  一、主观标准

  从动机和目的层面来考量,判断行政行为作出时的主观因素,是否存在主观故意,受到某种恶意或肆意的支配。明显不当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由于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自由裁量权时考虑不周而引发的。比如没有考虑应当考虑的因素,考虑了不应当考虑的因素,在主观上具有过失的性质。而滥用职权一般是指行政机关作出的行政行为虽然在其权限范围之内,但是为了小团体利益或个人利益不正当地行使职权。主观上具有故意的性质,例如有的部门制定创收计划,下达罚款指标,并对执法人员实行考核,有的行政机关设置圈套钓鱼执法等等,均为行政权力的异化,背离了立法的目的和基本原则。

  二、客观标准

  主要表现在行政行为的结果在程度上的差别。可以从行政行为所确定行政相对人的权利义务和其应当享受的权利和承担的义务一致性上考量。明显不当与滥用职权都是在行政自由裁量权运用上的失衡,但两者在上有一定的差异,当明显不当突破了一定的标准就质变为滥用职权,这个标准就是除立法的目的、精神、基本法治原则、习惯法之外,还要考量一般的公平、正义理念以及一般人的理性。是否符合比例要求,是否保障信赖利益,是否平等对待各方利益主体。即行政相对人行为性质、程度的情节等因素与其所承担的法律责任是否匹配。如果两者仅是一般的不相适应,在处罚中倚轻倚重,民事利益裁决中倚多倚少,则构成明显不当。如果两者严重不相适应,一般人都感到匪夷所思则构成滥用职权。

  三、区别方法

  主观标准是从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作出行政行为时的动机面上考量的,而动机具备内在性和精神性,无法被直接感知,因而在实践中,判定一个行政行为是明显不当还是滥用职权,通常需要寻求一些方法来综合判断。

  类案比较。行政行为前后一致是法治原则和平等原则的基本要求,也是对自由裁量权的一种限制。与已存在的同一时期、同等情况相类似案件的处理结果相比,如果有较明显差距,但还没有突破,则只能认为是明显不当。如果不考虑判例效果又没有合理的理由,就成为反复无常的任意妄为,构成滥用职权。

  同案比较。公平是行政执法的基本要求,面对公平最直接的感受就是行政机关对同案中不同相对人的裁量情况,应当按照每个行政相对人的具体情况确定其应当具备的权利,承担的义务,对情节相同的相对人不同裁量或情节相异的相对人相同裁量,其正当性一定存在问题。一般认为,差距较大则构成明显不当,差距很大,则构成滥用职权。

  说理考量。行政机关作出的行政行为(尤其是书面决定)一般要求说明做出决定的理由,而作出裁量的合理性说明,应考虑裁量的着眼点和方法、环境、事实、社会效果等因素与裁量结果之间的逻辑关系。在行政行为不合适、不适当的基本前提下,如果说理不透彻、不充分,牵强附会,则构成明显不当。如果缺乏基本要素或要素之间逻辑混乱,生搬硬套,则构成滥用职权。

    发表于2016223《江苏法制报》

  友情链接

苏ICP备14026834号 版权所有: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南通市易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IE8.0版本浏览